這篇文章是2016年寫的,但一直是草稿狀態直到2017年的9月底爺爺出殯的日子,我覺得是時候可以完成了.雖然寫的時候還是改了又改很掙扎,但我很高興我終於可以把它完成了! 因為這代表我終於可以放下對父親的一切. 

當所有人跪在爺爺棺木前送別時,看見原本堅強的老爸崩潰了,看著哭著傷心的他,很想安慰但又膽怯,最後還是抱住他給他一點安慰.我不知道你是否曾擁抱過你的父母? 但這應該是我長大以來的第一次吧!這一刻我才發現我可以溫柔的對待他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全身都是刺的我, 我真的進步了,有改變了!

從有記憶以來我跟我爸的關係就是時好時壞,四姊妹裡跟他吵得最兇的是我!跟他有最多爭執的是我!對他有許多的怨恨及不滿也是我!一直以來我們父女很少也很難真正的好好地坐下來溝通或說話,就算有我都覺得他不想也不願意聽,到後來我也懶得跟他說.因為我總覺得不被支持不被理解.大專畢業後我決定從溫哥華回來台灣,那應該是我們父女倆住在一起較長的時間吧,但還是時有爭執甚至會吵到冷戰,情況總是時好時壞. 後來我決定到台北工作直到婚後父親問我跟我先生是否要回台中幫忙他的公司,可能那時先生的工作也正值倦怠期吧,想說轉換個環境也好,於是就這樣他跟著我搬回台中,但只有2人關係時倒還好現又加入一個我先生,關係變得很尷尬,畢竟他是我老公.雖然他總是會站在我這邊,但他也覺得很拉扯,因另一方是岳父他也不能說甚麼.就這樣直到我生下女兒,情況還是這樣.最後我決定要再搬回台北,不想再住在一起了!就這樣分開住之後就平安無事.  

而我是在照顧小孩的過程中因為情緒的失控讓我開始去尋找答案去看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就這樣慢慢接觸身心靈的學習,我才發現原來原生家庭帶給我的許多影響, 父親是其中之一!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的爸爸很嚴肅很難親近,可是其他跟他相處過的人都覺得不會,真正讓我發覺傷痛還在是我剛開始每天靜心某天出現我小時候被奶奶處罰的畫面,接著又看到我被爸爸丟下去的畫面,當下我開始流淚,才知道原來潛意識裡我還是記得的!這畫面只是讓我看見,看見並不代表願意去面對,總是還是會逃避, 總是會害怕去面對自己的恐懼.我也一樣. 

這幾年下不管是父母業力釋放,蓮花療育或回溯,讓我多少去了解為什麼我跟父親的關係是這樣. 

記得在某一次的回溯個案,Ra Sha老師帶我回去看那時被父親抱著作勢要把我從4樓丟下去的畫面,我很害怕恐懼,當下很不願意去看,但老師引導我去面對感受當下那個畫面,真的很痛苦!某部分的我受到很嚴重的驚嚇導致我無法對他敞開心,彼此間的關係很緊繃.有時在跟父親吵架情緒很低落時,我也會想如果我沒抓住然後掉下去死了,你是不是會比較開心? 對自己的存在, 在這家裡的存在很負面,尤其是跟其他姊妹相比之下,覺得我不屬於這個家庭的.因為他們都沒有被如此的對待.  

又在某次蓮花療育的個案中,Homa Ri也是看見某世的我們的關係也是如此,因為他從不支持我的決定,最後我也是帶著家人離開過自己的生活. 

記得上ACC第二區塊前我在臉書分享了一個負面語言的影片然後寫說我曾經經歷過,為什麼我這樣說是因為很久以前在某次聊天時我的父親說我是會去吸毒的小孩,其實我也不記得當下我是否有回應,但自己的父親這樣說你會怎麼想? 是,以前青少年時我學會抽菸喝酒但這並不代表我壞,我只是想找個東西來慰藉自己,讓自己可以快樂點.或許這東西不是健康的, 但並不代表我是壞小孩!結果我大姊就留言表達他的不滿,後來我們姊妹倆就在messenger上槓起來,我真的是一面打字一面大哭,覺得你又不是我你知道我經歷過甚麼? 我跟爸爸之間如何是我們的事 ,你以為我不願意走出來嗎? 我也很想知道答案!那你跟我說為什麼會這樣? 當下真的是很憤怒跟委屈.  

當晚我自己靜心連結第八脈輪時就看見自己像隻老鼠在一個滾輪上不停地打轉,想出來卻又出不來,然後一直流淚.記得那次上課整個情緒都是在憤怒中,對老師,對神,一整個很不爽的狀態. 

療癒自己需要時間及勇氣,尤其是當你以為你已經走過放下了,但實際上卻不然... 

在一次跟Laya諮詢結束後,她建議我再去書寫跟父親之間的關係.那次又一樣的也是一面書寫一面哭整個心超痛的!原來我還是沒有完全放下,我對父親還是有很多的憤怒跟怨恨.每次要揭開傷口總是很痛的,就算不願意但不去面對就沒法放下. 

以前我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拿自己跟姊妹比較,記得那時上Ra Sha老師的天使課時就說我總覺得我比不上他們,就好像是永遠在車尾吧追也追不到.因為我也想跟他們一樣受到父親的重視,受到父親的關心.我很想跟他們一樣嘴巴甜會主動寒暄問暖但我不是!我很想像他們能有很好專業的工作但我沒有.除了想得到父親的支持及被重視,我也在跟自己的姊妹比較,自己常處於不開心的狀態,永遠都看不見自己的優點.

這些年透過靈性的學習及療育,我終於可以學會不再那麼嚴厲的批判自己,我終於學會需要時就要轉念不鑽牛角尖,慢慢的用不同角度去看待身邊的家人.不知從何開始我終於可以較輕鬆的去面對父親.在某一次在台中跟他吃飯時我開口問他說記不記得要把我丟下四樓的事,他說記得.我半開玩笑的說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對你女兒造成多大的影響?花多久的時間去做療育? 雖然我不記得他有沒正面回答我,但至少我終於有勇氣開口問了,雖然我們一年見不到幾次面,但我偶而想到會打電話或傳訊息關心問候一下,至少我有試著去做我能做的.我覺得對現在的我來說就足夠了.至少我們的關係有好轉了,或許不常見面,但我知道我有慢慢將他放在心裡了. 

 

 

 

 

 

 

 

 

 

 

 

 

 

 

 

 

 

 

 

 

 

 

 

 

 

 

 

文章標籤

Anij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