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接觸身心靈課程後,母親的議題算是最先浮現出來的吧?!  

記得那次是跟阿卡莎一階同學聚餐,吃飯過程中Lumina聊到她母親的事時,我開始流淚,那時只是想說因為有相同的遭遇而有感而發,當時也沒想那麼多, 就當下哭完後也就忘了.

真正讓我大崩潰的是2012年上完浴光之路後的結業聚餐.那次是SuKi老師當助教.當晚在吃飯時我坐在SuKi老師的左手邊.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已經是喝茫的狀態,只是靜靜地聽著SuKi老師聊自己走身心靈這條路的故事.不知為什麼就好像聽到key word"媽媽",原本已經是放空狀態的我開始流淚然後大哭哭到一個我自己都嚇到的狀態!想說我怎麼了? 怎麼可以哭成這樣? 哭到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停止...就這樣我一面哭,Ra Sha老師在一旁安撫著我,告訴我就讓這些悲傷出來,讓這些釋放.最後Ra Sha老師建議或許是時候去面對並做個案了. 雖然這議題跑出來了,但我還是沒有馬上去面對,因為我害怕,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我只知道媽媽過世20幾年了,許多事都被遺忘了,我都不確定我是否能想起所有跟她之間的回憶? 就這樣拖了好久我才終於找了Ra Sha老師做個案.我才知道原來母親逝世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大且對她的遺棄很憤怒!對她有許多的不滿及怨恨.

我的母親在我16,17歲時因癌症過世.因為治療的緣故,所以爸爸是陪伴母親在日本治療,而大姊就帶著我們三個姊妹獨自在溫哥華生活.當她過世時我們沒有辦法陪伴在她身邊,面對面地跟她道別.雖然那年的暑假我們有回台灣探望她,當時也沒想到原來這就是最後相處的時刻,但時間短暫,開學時間一到我們就又回加拿大了.

記得那時我們回去沒多久大概是9,10月吧接到通知要我們回來台灣. 我心裡還想說怎麼才回來而已就又要回去? 回到台灣家後只覺得家裡氣氛怪怪的,但奶奶也沒說甚麼只叫我們稍微整頓一下,然後要帶我們到一個地方去.就這樣到了殯儀館來到冰櫃區,完全沒心理準備的我一看到冰櫃拉開媽媽躺在裡面放聲大哭,為什麼你就這樣丟下我們走了? 為什麼你沒有好起來? 為什麼你捨得放下我們就走了? 心理的衝擊很大!心裡一堆的疑問但不知要找誰問? 從何問起? 縱然大家都很傷心難過但還是得把媽媽的後事處理好.  

媽媽的事情結束回到溫哥華後我們還是照常的上學生活,但對我而言一切都不一樣了! 媽媽不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那時或許是父親跟阿姨的事情,也或許是家裡的氣氛讓我受不了,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會跟朋友出去玩夜歸喝酒做許多讓自己覺得開心的事,只要可以出門就好!我不想待在家裡!開始所謂大人們的叛逆生活,我再也不想當乖小孩,我只想做自己!縱然心理許多的不滿怨恨及許多說不出口的情緒,但我只想開心就好!

好像從那時候開始我不喜歡人家提到媽媽或任何有關這個話題,只要人家詢問家裡的事情都不想說也不想講,就連母親節也不過!因為覺得我就是沒有媽媽,幹嘛還要慶祝?!就覺得我沒有正常的家庭很自卑,覺得會被異樣眼光看待.我是在今年看完某個節目後才領悟到其實這也不是誰的錯,就只是我的家庭是單親家庭罷了.突然想到之前在便利商店工作的同事大姊也是很小母親就過世了,有次跟她聊到這個她也是說她最討厭過母親節.覺得好像你身邊會認識的人多少都跟你有些相同經歷才會聚在一起.而我也是因為婚後幫婆婆慶祝母親節才開始會買蛋糕聚餐.

這些年看了許多身心靈的書,書上提到因為有了孩子才真正開始自己的療育.我是因為孩子才發覺原來原生家庭過往的很多傷痛經歷我都沒有放下甚至被埋在很深的心底處.現在這些過往的記憶又被重新一層一層的被撕開,逼得你不得不去面對.雖然需要很多時間,過程也很痛苦,走走停停緩慢地進行但終究還是得面對然後放下.這幾年斷斷續續的也做了許多關於母親議題的個案甚至在上ACC中間也做了與神性母親的回溯,我終於可以面對母親離去的事實,終於可以放下.終於明白或許這就是母親做的選擇.她完成了她在地球的功課.

 

 

 

文章標籤

Anij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